微信现金麻将青混|一局一元钱的现金麻将软件
當前位置:首頁 > 在線服務 > 文明網校 > 網上課堂

北海艮岳石 尋親記

來源:北京晚報

時間:2019-12-02

《祥龍石圖》

(宋徽宗趙佶繪,絹本,故宮博物院收藏)

北海公園的艮岳石

  去北海公園游玩時,常在永安寺后正覺殿前月臺兩側見到一些山石。這些山石形狀或纖瘦怪異,棱角畢現,或洞豁貫穿,玲瓏透剔。以往只覺這些山石甚是美觀,卻并未深思其來源。前些天參加“西苑北海艮岳石巖相析定”研討會時,才得知這些往往被游客所忽視的山石,就是歷史上大名鼎鼎的艮岳石。

  提起艮岳石,就會想起宋徽宗。如果沒有靖康之恥,這位培養了王希孟、張擇端、李唐等一批著名書畫家的皇帝,留給后世的印象應該以其對北宋文學發展的貢獻為主吧。宋徽宗趙佶在書畫方面頗有造詣,他的《祥龍石圖》收藏在故宮博物院中。《祥龍石圖》卷首畫有一塊立狀太湖石,石頂端生有異草幾株。太湖石宛如一條上下翻滾的蛟龍,其形貌占據了奇石必備的五個審美條件:瘦、漏、皺、透、丑。宋徽宗將此類奇石異草的出現,視為大宋國運之祥兆,贊其“挺然為瑞”,竭盡全力繪之。圖左有宋徽宗為祥龍石而作的瘦金體題詩,署款“御制御畫并書”,押署“天下一人”,鈐朱文印“御書”、“宣和殿寶”。

  《祥龍石圖》中的太湖石,即艮岳石。宋徽宗根據一些湖石的形狀封其為“盤固侯”、“蹲螭坐獅”、“金鰲玉龜”等吉祥名號,畫中的“祥龍石”可能就是其中的一塊。北宋滅亡后,宋徽宗搜集的艮岳石也遭到金兵劫掠。

  古代的一些典籍曾提到金兵把汴京中的部分艮岳石運到燕京,并營造園林。若記載屬實,北海瓊華島上的部分奇石就是艮岳石。而“西苑北海艮岳石巖相析定”,則是對北海艮岳石的一次“親子鑒定”。以科學檢測手段來尋找這些石頭的根源,無疑是對文物保護從“物”本身到文化遺產的一種拓展。

  艮岳石與北宋之亡

  北海公園有多少塊艮岳石?園長祝瑋搖搖頭:“沒法數。”祝瑋介紹說,中國古典園林有無石不成園的說法,石頭成為中國古典園林中最基本的造園要素之一。而掇山疊石是中國古典園林獨有的造園藝術手法,始于秦代的蓬萊三島,歷史悠久。疊石山,登高可俯視園林全景和眺望園外景觀,擴大園林空間感。同時,又有阻擋視線,分隔空間的重要作用。疊石是根據石料的形狀、紋理和顏色,隨意變化,造成各種不同形狀的假山。要求既有真山的自然野趣,又富有藝術的創造性。這種與建筑物相聯系或與水池緊密結合的手法,是中國古典園林獨有的藝術特色。也正因為古人這種掇山疊石手法的存在,使今人根本無法分辨一個假山是由多少塊石頭組成的。

  在中國皇家園林掇山疊石藝術的發展脈絡中,以宋徽宗營建的“艮岳”為代表的宋代是一個高峰時期。“艮岳”是一個極為宏偉的園林巨制,如果能幸運地留存下來,肯定是極為珍貴且瑰麗的中國古代文化遺產。

  艮,在八卦中,為山之象,若作方位,指東北方。宋徽宗營建“艮岳”,和道教還有些關系。他篤信道教,自稱為道君皇帝,身邊也有不少道長,其中就有茅山劉混康。宋徽宗的老爸宋神宗就很信任劉混康,宋徽宗就更別提了,據說還賜給劉混康鎮山八寶,現存在茅山的還有四寶。劉混康也是個神人,后人傳說中,他還懂醫術,并參考東晉名醫葛洪的醫術配制藥品,為穩定天下疫情出過力。不過,據說宋徽宗建“艮岳”,也是劉混康的主意。宋徽宗想多生些兒子,找劉混康看風水。劉進言:“京城東北隅,地協堪輿,倘形勢加以少高,當有多男之祥。”

  偏偏中國的賞石文化源遠流長。唐宋以降,石評倍出,唐有白居易的《太湖石記》,宋代杜綰更有《云林石譜》記述豐詳。到了宋代,太湖石已經是著名的奇石。太湖石原產蘇州洞庭山太湖邊,由于長年水浪沖擊,產生許多窩孔、穿孔、道孔,形狀奇特峻峭,可造假山,點綴園林庭院等人文景觀,自古受造園家青睞。古人云:“錯落復崔巍,蒼然玉一堆。峰駢仙掌出,罅拆劍門開。”

  而作為道教信仰者的宋徽宗,本就胸懷生活在洞天福地之中的夢想。為此,他處心積慮地尋找包括奇石在內的各種祥瑞之物,欲借此穩定朝廷、安撫民心,同時也為他提供藝術創作的素材。在充滿了道教神仙思想的宋徽宗看來,描繪祥瑞之物的繪畫活動不僅僅是單純的藝術創作,而且也是祈禱國家和民族福祉的獨特形式和粉飾太平最好的政治工具。道士們再出個點子,宋徽宗搜刮天下奇石的動力就更足了。

  北宋崇寧四年(1105年),為了給“艮岳”取材,宋徽宗下旨在蘇州設置應奉局。蘇州人朱勔對山石頗有心得,被蔡京推薦管領應奉局,專事在東南江浙一帶搜羅奇花異木,嶙峋美石。花石到手后,多經水路運河,千里迢迢運往東京(開封,金滅北宋后改稱汴京)。十船一組,稱作一“綱”,由此得名“花石綱”。“花石綱”持續二十多年,漕船和大量商船都被強征來運送花石。全國上下,費百萬役夫之工,致使民不聊生。遂有席卷南方數省的方臘起義,直接動搖了北宋的國本。

  宣和四年(1122年),艮岳初成。《宋史》筆下的艮岳以南北兩山為主體,兩山都向東西伸展,并折而相向環拱,構成眾山環列、中間平蕪的形勢。北山稍稍偏東,名萬歲山,山周5公里有余。峰巔立介亭,以界分東西二嶺。據亭南望,則山下諸景歷歷在目,南山列嶂如屏。北望則景龍江長波遠岸,彌漫十余里。介亭兩側另有亭,東曰極目、蕭森;西曰麓云、半山。東嶺圓混如長鯨,腰徑百尺,其東高峰峙立,樹巨石曰飛來峰,峰棱如削,飄然有云鶴之姿,高出于城墉之上。嶺下栽梅萬株,山根結構萼綠華堂,梅花盛開時有“綠普承跌,芬芳馥郁”的境界。

  宋徽宗也很滿意,他親書《御制艮岳記》:“峰巒崛起,千疊萬復,不知其千里,而方廣無數十里……四向周匝,徘徊而仰顧,若在重山大壑幽谷深崖之底,而不知京邑空曠坦蕩而平夷也!”

  只可惜,景觀之盛難避兵兇之危。金兵揮戈而來,二帝被俘。一些歷史學家把北宋之亡完全歸結于宋徽宗釀成的“花石綱”之禍,卻也不盡客觀。有宋一代,以文立國。對于文人的推崇,使得北宋成為中國古代科技最發達、文化最昌盛、藝術最繁榮的朝代之一。北宋文壇群星薈萃,明代學者宋濂稱:“自秦以下,文莫盛于宋。”在唐宋八大家中,只有韓愈、柳宗元為唐人,其余六人均為北宋人。正如陳寅恪先生所言:“華夏民族的文化,歷數千載之演進,造極于趙宋之世。”北宋著名詞人有晏殊、歐陽修、張先、晏幾道、范仲淹、柳永、蘇軾、秦觀、黃庭堅、周邦彥、李清照等,書法家有蘇軾、黃庭堅、米芾、蔡襄,宋徽宗的“瘦金體”也別具一格。畫家就不需要舉太多的人名了,僅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就是中國繪畫史上的不朽佳作。

  但是,與對文人的尊崇相比,宋代的軍人低位相對低下。宋代害怕將領反叛,特意使軍無常帥,帥無常軍,兵力部署可謂“強干弱枝”、“守內虛外”。在這樣的治軍理念下,北宋是中國古代皇朝中戰力最弱的。即使在開國初期,也未能像其他朝代一樣開彊擴土。到了末期,積弊難返,沒有“花石綱”,也只是在金兵進攻下多堅持一些時日罷了。

北海公園永安寺法輪殿后的艮岳石。

  “昆侖”石。背面刻著乾隆的詩:飛閣流丹切顥空,登臨縱目興無窮。北憑太液平鋪鏡,南接金鰲側飲虹。冬已半時梅馥馥,春將回處日融融。摩挲艮岳峰頭石,千古興亡一覽中。后署:悅心殿即景作。

“岳云”石 北京晚報記程功 攝

  金人用“泥灌法”北運艮岳石

  北宋被滅后,宋徽宗搜集的石頭都遺留在哪兒?艮岳的太湖石,在京城軍民守城之時,一部分被砸碎充當炮石。金兵南下時,部分正向京城發運的太湖石遺棄途中,成為江南園林中的珍貴景觀。上海豫園的“玉玲瓏”高4米,寬3米,細巧秀潤,有72個天然孔穴,若以一爐香置于石底,便會孔孔出煙。蘇州留園中有一冠云峰,高5.6米,以秀挺剔透見長。

  天下奇石,世人皆喜,金人也不例外。在金國滅遼后,海陵王完顏亮下令擴建燕京城,貞元元年定都燕京,并改名為中都。并在城北金湖附近“開挑海子,栽植花木,營構宮殿,以為游幸之所”。就在此時,太液池奠定了現在一池三山的基本格局。所謂一池三山,指的是仿照東海上蓬萊、方丈、瀛洲三仙島的神話傳說,在皇家御園內開鑿人工水池中,堆筑出三個人工島,便是現在北海之中的瓊華島、團城和中南海之中的犀山臺。

  宋徽宗搜集的奇石成為完顏亮修建瓊島的良材,他下令將汴京中的艮岳石和數萬工匠運到中都。張棣的《正隆事跡》中記載,金海陵王完顏亮于1159年遣左相張浩、右參政嗣暉起天下軍民,工匠、民夫,統計二百萬,營建汴梁為金南京。在此期間,北宋京都宮殿中的貴重禮器、文物以及名貴建筑材料,也被不計代價地輦運至中都,用來增華其宮殿和園林。其中,宋徽宗苦心經營多年、1122年(宋宣合四年)告成的園林杰作,即著名艮岳中的太湖石,也被運到瓊華島中。

  周密《癸辛雜識·前集·艮岳》描述了金兵運送艮岳石的方法:“艮岳之取石也……其法乃先以膠泥實填眾竅,其外復以麻筋雜泥固濟之令圓混,日曬極堅實,始用大木為車,致于舟中。直俟抵京,然后浸之水中,旋去泥土,則省人力而無他慮。此法奇甚,前所未聞也。”

  《金鰲退食筆記》記載了當時瓊華島疊石的歷史:“其所疊石巉(chán)巖森聳,金元故物也。或云:本宋艮岳之石,金人載此石自汴至燕,每石一準糧若干,俗呼為折糧石。”由這本書中的記載可以知道,在金滅北宋之后,金人將艮岳遺石運往燕京,堆疊于瓊華島。并根據太湖石的優劣,給予運載湖石的士兵糧餉若干,所以這些艮岳遺石又稱做折糧石。

  關于瓊華島上的艮岳石,明宣宗朱瞻基《御制廣寒殿記》也有記載:萬歲山在宮城西北隅,皆奇石積疊以成……永樂中,聯侍皇祖太宗文皇帝(即明成祖朱棣)萬幾之暇,燕游于此。天顏悅懌,顧茲山而諭朕曰:“此宋之艮岳也。宋之不振以是,金不戒而徙于茲。”

  北海公園的祝瑋園長介紹說,在中國皇家園林掇山疊石藝術的發展脈絡中,曾經有兩個高峰時期。一個以宋徽宗營建的艮岳為代表的宋代,一個是以清乾隆園林營建為代表的清代。值得一提的是,在北海園林中深深的鐫刻著這兩個時期的印記。北海的疊石集艮岳之精華而成,有專家提出當年艮岳石輦至北京,應用的不僅山石,其疊山技藝也必然在北海疊山中體現,再現和延續了艮岳園林。至明清時期,置石掇山的名家、專著輩出,疊石技法和藝術造詣逐步成熟,至爐火純青,北海的疊石也逐步發展,以形成現在完整的格局與規模。

  瓊華島上艮岳石曾數次移取

  北海公園位于北京市中心,東與景山相鄰,東南與紫禁城相望。南與中海南相通,西面緊鄰元代興圣宮和隆福宮遺址,北面連接什剎海。公園內有太液池、瓊島(也稱瓊華島)和團城二島以及畫舫齋、靜心齋等園林,是我國現存歷史最悠久,保護最完整的皇城宮苑,距今已有850年的歷史。

  在金元兩代,長春真人邱處機曾長居于北海瓊華島。金代道教盛行,1188年,金世宗曾虔誠徵召聲名遐邇的邱處機前來中都論道。邱處機到中都后,就住在太寧宮畔的道觀中。36年后,邱處機回到已被蒙軍占領的中都。根據鐵木真的旨令,瓊華島及周圍數十頃土地被賜作邱處機專用的道院。三年后,又“有旨以瓊華島為萬安宮,天長觀為長春宮”。邱處機從此居于瓊華島,直到仙逝。

  邱處機居住瓊華島期間,曾賦詩曰:“蒼山突兀倚天孤,翠柏陰森遶殿扶。萬頃煙霞常自有,一川風月等閑無。喬松挺拔來深澗,異石嵌空出太湖。盡是長生閑活計,修真薦福邁京都。”“異石嵌空出太湖”正是當時瓊島疊石的生動寫照。

  瓊華島艮岳石歷經金、元、明、清四代,在此期間,移至他處或散落民間者甚多。關于瓊華島艮岳石的變遷,史料記載的主要有兩次。第一次是在康熙二十年(1681),為修葺瀛臺而移取白塔四周艮岳石。高士奇《金鰲退食筆記》載:“辛酉冬,運是山之石于瀛臺。白塔之下僅余黃壤,宜多植松柏,為青蔥郁茂之觀。”第二次移取北海瓊華島艮岳石,是在乾隆朝中期,為經營大內寧壽宮花園假山,乾隆皇帝命人在瀛臺和瓊華島選取了大量艮岳遺石。內務府大臣福隆安的奏折云:“白塔西邊舊有南太湖石,經寧壽宮拆運三百七十七塊,其所拆分位補堆青山石。”

  時至今日,北海瓊島所能看見的艮岳石主要分布在白塔山下半部,永安寺后正覺殿前月臺兩側和四個洞口以及見春亭等處。這些山石質地堅硬,呈黑褐色,表面如精象皮狀,人稱象皮紋石或象皮青。其形狀有的樸實渾厚,有的玲瓏剔透。最具代表性的是引勝亭和滌靄亭北側的“昆侖石”和“岳云石”。

  天津大學建筑學院建筑歷史與理論研究所副所長張鳳梧介紹說,經實地勘察,艮岳石多數仍完好地堆疊在白塔山南麓和正覺殿月臺下的兩側,以及東麓見春亭至看畫廊的石洞內。白塔山北麓直至漪瀾堂、道寧齋后,自山西麓酣古堂至閱古樓一帶均為黃太湖石,是乾隆時期運來堆疊的。白塔山西麓的甘露殿前和玉帶橋小海及小海南的青山石假山、青山石山道亦屬乾隆年間所運進的。

  直對堆云牌樓的為永安寺,寺內正殿為法輪殿,殿后有石階,登階而上有一平臺,左右有二亭,左為引勝亭,右為滌靄亭。石階左右各有洞,此處石洞均為艮岳石所砌,石洞玲瓏剔透,堪稱疊石佳作。兩亭北側,東為“昆侖”石,巨形石碑,碑背面鐫刻乾隆的“悅心殿即景詩”,碑有水波紋石座,碑身仿自然石,碑頭渾圓狀;西面是“岳云”石,亦為水波紋石座。

  “昆倉”、“岳云”石北面均有三個磚券門,券臉以艮岳石鑲嵌,三券門內用東西向磚券連通,成窟狀,名“楞伽窟”。在券門兩邊有弧形石階而上至券洞頂,階側均有青白石欄板、望柱,每側二十一套,下端安設抱鼓石。弧形臺階中間及兩側,均堆疊著當年從汴京運來的艮岳石。

  科學檢測尋根源

  “北海公園的艮岳疊石數量眾多、堆疊精致,是古代造園藝術疊石工藝不可多得的實物遺存。而這些可以追溯到一千年前的太湖石,已經不再是皇家御苑中供皇室成員賞玩的珍物,而成為來自南北各地游客游覽北海公園時必看的重要景觀。”談起為北海艮岳石“尋親”的初衷,祝瑋介紹說,艮岳石在北海園林中的珍貴遺存,是“艮岳”這一東方園林華美樂章的延續。它延續著中國園林的大美無形,延續著千年的園林文脈,延續著獨步世界的中國文化特質和精湛的造園技藝,更可貴的是一份對中華文化的自豪和自信。而這正是對北海艮岳石論證和析定的目的所在。

  2019年4月至5月,北海公園與天津大學共同組建艮岳石取樣檢測團隊,分赴各地采集艮岳石及其他疊石樣品。結合艮岳石遺存情況,對北海和開封艮岳石遺存進行現狀調查,制定取樣方案。按照艮岳石分布情況,北海取4-6個樣本,開封取2-3個樣本;江南園林(留園、拙政園、網師園、獅子林、寄暢園)每處4-6個,合計40個。取樣時采取最小破壞原則,盡量選取隱蔽部位,避免影響外觀。

  取樣完成后,檢測團隊委托科研機構利用各種測試手段(包括反光顯微鏡、偏光顯微鏡、掃描電子顯微鏡、X射線衍射、差熱、失重、紅外光譜等),觀察和分析巖石的物相組成和顯微結構。對比這些樣本的屬性,佐證北海艮岳石的來源。

  通過巖相分析發現,送檢的32個樣品中,北海艮岳石與開封龍亭公園艮岳石、留園、拙政園等園內南太湖石的物相組成基本相同,可以判定為同一類型巖石。而艮岳石為代表的南太湖石與北太湖石、青石,在巖相上明顯不同。由此可見,北海艮岳石確實來自于北宋時的“艮岳”。

  “由此可見,艮岳石是北海乃至古都北京城市發展史的重要見證。‘西苑北海艮岳石巖相析定’意義重大,不僅從科學的角度將北海太湖石的歷史與來歷進行了考證與定性。同時在研究取證過程中,使艮岳石的研究成為連接南北園林文化與歷史的紐帶與平臺,并取得了豐富可喜的科研成果。”天津大學建筑學院教授王其亨表示,對北海艮岳石的“親子鑒定”,從科學的角度解釋了其根源,是對文化遺產的一種保護。

  從昔日宋徽宗艮岳中的珍物,到金代瓊島上的勝景,再到今天北海公園內最古老的文物精華,瓊華島艮岳石已經跨過了近千年的歷史。作為中國封建社會后半段的見證,正如乾隆皇帝詩中所言:“摩娑艮岳峰頭石,千古興亡一覽中。”北海艮岳石,將繼續靜臥在白塔山上,述說著它們的傳奇故事。(楊昌平)

原文鏈接:http://bjwb.bjd.com.cn/html/2019-11/26/content_12431625.htm

(責任編輯:桑愛葉)

  • 0
    表情-挺你
  • 0
    表情-搞笑
  • 0
    表情-傷心
  • 0
    表情-憤怒
  • 0
    表情-同情
  • 0
    表情-新奇
  • 0
    表情-無聊
  • 0
    表情-路過
微信现金麻将青混 广东好彩1 亿客隆彩票官网 2004奥运会足球比分 云南十一选五 2013年1月12号nba比分 90win足球比分网 福彩 河北20选5 电竞比分网1zplay 竞彩竞彩比分直播 贵州快三 安徽快三 雷速体育视频直播无法加载 7m球探即时比分网 7m篮球比分-百度青岛小皇宫 黑龙江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