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现金麻将青混|一局一元钱的现金麻将软件
當前位置:首頁 > 在線服務 > 文明網校 > 網上課堂

北朝長城與居庸關

來源:北京日報

時間:2019-12-02

  又到了居庸關銀裝素裹的季節。居庸關自先秦見于歷史記載后,作為軍都山上的重要關隘而聞名于天下。西漢時期,長城遠在燕山山脈以北,居庸關還只是內部防線上的關隘。及至東漢,北方邊疆退縮到燕山山脈一線,居庸關就常受到北方游牧民族的進攻。

  公元4世紀初到5世紀初,匈奴、鮮卑、羯、氐、羌等族先后登上歷史舞臺,中國北方局勢一度十分混亂,被后人稱為十六國時期。這一時期,后趙、前燕、前秦、后燕等政權先后控制過幽州地區和居庸關。到公元4世紀末,崛起于河套平原東部的拓跋鮮卑部建立了北魏,并在395年打敗了占據河北大部的后燕,開始了其統一北方的征程。

  后燕是慕容鮮卑貴族慕容垂建立的國家,都城在中山,即今河北定州。慕容垂在取得河北大部地區之后,開始擔心西北方新興的魏國。魏國的建立者拓跋珪的祖母本來是慕容垂的姐妹,兩國世代結有姻親,早先關系很好。后來因為利益問題,兩國矛盾日益擴大。公元395年,慕容垂派大軍進攻魏國,結果大敗于參合陂(今內蒙古涼城縣岱海)。慕容垂惱羞成怒,親率大軍出征,此時他已經年逾七旬,到參合陂時,仿佛聽到死去燕軍的哀嚎,于是病重不起,本打算取道居庸關回到中山,未度居庸關便病死于沮陽縣(今河北懷來縣官廳水庫東南大土城村)。

  北魏少了一個厲害的對手,很快就擊敗后燕,進入中原地區。歷經四十多年的戰爭,北魏終于統一了北方。盡管軍事征服取得了一連串勝利,北魏的內部還是有著巨大的隱患。但北魏統治者來自于拓跋鮮卑貴族,這一部族的人口不過數十萬,而北魏所統治的北方則混雜著漢、匈奴、徒河(慕容鮮卑的別稱)、氐、羌等各族人口,其中相當一部分人是抵觸北魏統治的。因此早在北魏道武帝時,就劃定了以其首都平城(今山西大同)為中心的畿內之地。畿內之地的范圍,按照《魏書》記載:“天興(398-404年)初,制定京邑,東至代郡,西及善無,南極陰館,北盡參合,為畿內之田。”這個區域包括了今天山西北部的大同、朔州等地,以及河北張家口的大部,南有恒山山脈,東有太行山脈,西有黃河阻隔,三面險阻,惟有北面欠缺必要的防御。北魏統治者以此作為統治中心,必須考慮北面可能受到的威脅。

  當時,漠北的游牧民族柔然很強大,此外還有敕勒(也稱作高車)等族,襲擾北魏的北方邊疆。《魏書》載,明元帝泰常八年(423年)正月,柔然進犯北魏,“二月戊辰,筑長城于長川之南,起自赤城,西至五原,延袤二千余里,備置戍衛。”這一道長城東起今河北赤城縣附近,西至內蒙古包頭市西,可能利用了秦漢長城筑成。

  隨后,北魏太武帝數次發兵打敗柔然,但仍然需要保證畿內地區的安全。太平真君七年(446年)六月丙戌,北魏“發司、幽、定、冀四州十萬人筑畿上塞圍,起上谷,西至于河,廣袤皆千里。”畿上塞圍東起上谷郡,西到黃河畔,經過今北京市西北部,向西經過河北張家口市,到山西北部和內蒙古自治區交界一帶,再向西直到山西西北部的黃河之濱。北魏上谷郡治居庸縣,在今北京延慶城區,因此部分現代學者認為,這道長城將居庸關也連接了起來,甚至認為畿上塞圍是將畿內之地完全包圍起來,在東起居庸關,西到今山西偏關附近也修筑有長城。

  不過據我們平常所知,居庸關是拱衛北京的,但是畿上塞圍卻是防衛北魏畿內之地的,方向恰好相反,這是什么原因呢?答案還要從早期北魏與后燕的恩怨中去尋找。北魏雖然在慕容垂死后很快就占據了中原,但是徒河部落并不輕易服從北魏。要知道,慕容鮮卑當時在經濟、文化方面都比拓跋鮮卑發達,拓跋鮮卑在他們的眼中是野蠻而落后的。當然北魏道武帝很了解這一點,為了促進拓跋鮮卑的經濟文化發展,也為了更好地控制這些徒河部落,天興元年(398年)正月,北魏“徙山東六州民吏及徒何(河)、高麗雜夷三十六萬,百工伎巧十萬余口,以充京師。”山東六州指的是當時太行山以東河北平原地區,同時被遷徙的還有高句麗等族的百姓。盡管如此,徒河部落還是經常反抗北魏的統治。太武帝修筑畿上塞圍時,當然也會考慮到這一點,幽州地區是徒河部落歷史上聚集的地區,因此把居庸關“反過來”用,是一種符合當時歷史背景的解釋。畿上塞圍相對于泰常八年修筑的長城來說,是一道內部防線。(卜凡)

  追古尋蹤

  《水經注》中的居庸關

  成書于東漢至三國時的《水經》記載:“濕余水出上谷居庸關東。”濕余水就是今天北京城區北面的溫榆河,它的源頭就在居庸關東北,今天昌平區九仙廟村附近。北魏后期,酈道元在《水經·濕余水注》中記載:“(居庸)關在沮陽城東南六十里居庸界,故關名矣。”又說:“南則絕谷,累石為關垣,崇墉峻壁,非輕功可舉,山岫層深,側道褊狹,林鄣邃險,路才容軌,曉禽暮獸,寒鳴相和,羇官游子,聆之者莫不傷思矣。”僅用寥寥數語,就將居庸關的險要形勢和周邊的自然景觀生動地描繪出來。

  濕余水順著山谷東南流,出山之地被稱為下口,今天我們稱之為南口,是出軍都山進入北京小平原的入口。出山后的濕余水流經軍都縣(今北京昌平區馬池口地區土城村),因此居庸關也被稱為軍都關。

  酈道元寫成《水經注》沒有多久,北魏就在六鎮大起義的余波中分裂為東魏和西魏。公元550年,東魏被北齊所取代。取代柔然而崛起的突厥,常常襲擾北齊的邊疆,北齊因此修筑長城以防御突厥。《北齊書》載,天保六年(555年)“發夫一百八十萬人筑長城,自幽州北夏口至恒州九百余里。”這里夏口就是下口,今天昌平區南口,恒州治今山西大同,因此這道長城仍是對北魏畿上塞圍的修葺。第二年,北齊又將長城向東一直修到渤海邊,到這時,今天北京的北部已經出現了東西連綴的長城,在燕山、太行山脈間蜿蜒。此時,居庸關已經成為長城上的重要關塞。

原文鏈接:http://bjrb.bjd.com.cn/html/2019-11/28/content_12432017.htm

(責任編輯:桑愛葉)

  • 0
    表情-挺你
  • 0
    表情-搞笑
  • 0
    表情-傷心
  • 0
    表情-憤怒
  • 0
    表情-同情
  • 0
    表情-新奇
  • 0
    表情-無聊
  • 0
    表情-路過
微信现金麻将青混 腾讯分分彩 球探体育比分app 中国竟彩比分直播 即时篮球比分网 007足球指数 吉林11选5 广西快乐10分 pc蛋蛋 顶呱刮 浙江快乐12 2012年奥运会足球直播 即时篮球比分 十一运夺金 河南十一选五 雷速体育app 足球即时倍率,即时指数